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黨史資料
  5. 詳情

新疆各族人民在抗美援朝運動中的貢獻

日期:2020-12-03
來源:古娜
【香港誠信物流】

1950年6月25日朝鮮內戰爆發,美國當局從其稱霸全球和在全球遏制共產主義的戰略出發,立即進行武裝干涉,支援南朝鮮軍作戰,朝鮮處境危急,中國大陸的安全受到嚴重威脅。朝鮮勞動黨中央和朝鮮民主主義人民共和國政府請求中國直接出兵援助其作戰。此時新中國剛剛成立一年,幾十年的戰爭創傷未及治癒,國家一窮二白,處於百廢待興的狀態,是否出兵援朝,毛澤東也是思之再三,很難下決心。10月2日下午、4日下午、5日下午,毛澤東先後主持召開中共中央書記處會議和中共中央政治局擴大會議,研究出兵援朝問題。直到5日下午的政治局擴大會議上,形成了一致認識,作出了組成中國人民志願軍抗美援朝、保家衞國的重大戰略決策。

1950年10月19日中國人民志願軍跨過鴨綠江進入朝鮮北部地區。10月25日,志願軍打響了駐軍朝鮮後的第一仗,自此中國人民與朝鮮人民軍並肩作戰,抗擊美國侵略者。全國各族人民積極響應中共中央的號召在大力開展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的同時掀起了一場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抗美援朝、保家衞國宣傳教育運動。地處祖國西北邊陲的新疆各族人民,在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的領導下也以各種形式投入到轟轟烈烈、聲勢浩大的抗美援朝運動中。

宣傳教育深入人心

1950年,新疆省成立中國人民保衞世界和平反對美國侵略委員會迪化分會(1951年4月改稱新疆省抗美援朝分會),具體領導全疆各地的抗美援朝宣傳運動。之後全疆各專區,各縣、鄉、區都成立分會,各級分會的主要任務就是組織幹部羣眾學習,使人們懂得脣亡齒寒的道理,積極投入抗美援朝運動。這場運動首先從迪化(今烏魯木齊)、伊寧、喀什三個中心城市開始,採取時事報告、座談會、討論會等形式,對各級機關幹部、學校師生和各族羣眾進行系統的抗美援朝宣傳,樹立對抗美援朝的正確認識。然後結合生產、徵糧、擁軍、試辦減租等工作,將抗美援朝的宣傳,從城市深入到農村,從幹部深入到羣眾。

抗美援朝運動一開始,在中共迪化市委的領導下,各族人民紛紛座談討論,寫聲討文章,一致表示堅決擁護毛主席的講話和周恩來外長的聲明。大家表示:中朝兩國依山傍水,脣齒相依,絕不能眼看朝鮮人民受辱受難。決心團結起來,支援朝鮮人民。1950年7月26日,迪化市“反對美帝侵略台灣、朝鮮運動周”開始,黨政軍民各機關團體積極響應,掀起了學習和宣傳的熱潮。12月6日,平壤解放的消息傳來,迪化市各族羣眾6萬多人,舉行了聲勢浩大的遊行,慶祝朝鮮取得的勝利。

為了普及抗美援朝宣傳教育活動,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和新疆省抗美援朝分會共同決定,在新疆各地普遍開展反對美帝國主義武裝日本、擁護締結世界和平公約的簽名運動和遊行示威。1951年3月,全國抗美援朝總會發出了“關於響應世界和平理事會決議,普及抗美援朝”的通告後,全疆有61個縣的160多萬人參加了簽名、投票,並且制定了許多公約。迪化市城煌廟、老君廟等廟宇道人也紛紛給《新疆日報》編輯部寫信,表示他們的愛國熱情。

1951年4月,新疆省抗美援朝分會決定將4月定為“抗美援朝宣傳月”,併成立了迪化市慶祝五一大遊行籌備委員會,推選出王震為主任,賽福鼎·艾則孜等13人為委員。“五一”節前後,全疆城鄉舉行了大規模的遊行示威活動,約有179萬人參加,將愛國主義教育以前所未有的規模有力地推向農村和牧區。在具體的工作實踐中,根據所在地區開展不同形式教育方式。在農村,結合春耕、減租鎮反運動以及區縣農代會、縣婦代會進行,在牧區結合建政、防止口蹄疫工作進行,在城市除了結合中心工作進行外,還專門召開座談會討論抗美援朝。

新疆抗美援朝宣傳教育運動的深入開展,給中國人民志願軍以極大的精神支持。1951年4月7日《人民日報》、新華社等陸續進行報道:“新疆把抗美援朝運動普及到邊遠地區,阿爾泰山區、塔城地區及南疆重鎮喀什、和田等地人民紛紛集會,示威遊行,並訂立愛國公約。迪化、喀什、哈密、吐魯番等十多個縣市的婦女、少年兒童隊以及迪化市45個伊斯蘭教等寺坊的阿訇、鄉老、教長等共3000人,分別舉行反對美國武裝日本、保衞世界和平的集會和遊行。”

中國人民志願軍歸國代表和朝鮮人民軍訪華代表團曾三次來到新疆,向各族人民作抗美援朝英雄事蹟報告,受到新疆人民的歡迎。志願軍歸國代表嵇炳前等人在迪化、喀什、伊寧等地向南北疆各族人民報告了中國人民志願軍抗擊美國侵略者的英雄事蹟,並與各族各界代表座談,決心以更多的勝利報答黨和人民。

新疆省人民政府和省抗美援朝分會先後兩次選派代表赴朝慰問,表達新疆各族人民對中國人民志願軍和朝鮮人民軍的崇敬之情,慰問團回國後還向新疆各族人民羣眾作了生動感人的彙報。志願軍歸國代表團的報告和新疆赴朝慰問團的情況彙報,使新疆人民的愛國主義熱情高漲,各民族青年紛紛要求參加中國人民志願軍,各族羣眾以增產節約的實際行動支援抗美援朝,從而推動新疆各項工作的開展。

通過廣泛深入的宣傳,新疆各族羣眾受到了愛國主義和國際主義的深刻教育,澄清了各種模糊認識,堅定了抗美援朝的決心和信心,推動了抗美援朝運動的廣泛深入開展。

積極生產支援前線

1951年6月1日,抗美援朝總會向全國人民發出關於“訂立愛國公約,增產捐獻武器,優撫軍烈屬”的號召。6月13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召開大會,號召各級黨委加強對抗美援朝運動的領導。6月14日,新疆省抗美援朝分會舉行會議,通過了關於響應全國抗美援朝總會發出號召的決定,並於6月15日舉行了各族各界抗美援朝代表大會,當場捐出省幣200餘萬元,銀元4000枚。6月18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發出《繼續深入抗美援朝運動,廣泛訂立並認真執行愛國公約,捐獻武器和優撫工作的指示》,要求各級黨委重視加強對抗美援朝工作的領導,繼續開展抗美援朝和愛國主義教育,發動各族各界人民羣眾普遍訂立愛國公約,在增產的基礎上,按照自覺自願原則開展愛國捐獻活動,做好優待烈屬、軍屬工作,建立健全抗美援朝運動領導機構。

在各級黨組織和政府的號召下,各專區、縣、機關、工廠、學校、甚至每村每户,普遍訂立了以積極工作為主要內容的愛國公約。各族各界人民羣眾立足崗位,在愛國增產、交糧價税、多作貢獻的同時,積極捐款,以實際行動,投身抗美援朝愛國運動。廣大農民以極高的生產積極性,提出“多打一粒糧食,多種一畝棉花,為抗美援朝多增加一份力量”的愛國主義口號。廣大農民羣眾早出晚歸,積極生產勞動,爭先開展愛國增產運動。農民們自發地組織起來集體交售公糧,其中一位農民自願多交售公糧100公斤。沙雅縣一部分農民三天內將66萬公斤公糧全部送到庫車。

喀什專區為了落實抗美援朝行動的計劃,各縣農民進一步修訂增產節約愛國公約,積極投入變工互助合作。如澤普縣春耕期間組織變工組1235個,在半個月內犁地386.6公頃(5800畝),給地裏運送肥料2.3萬餘袋,有力地保證了春耕生產的完成。和田專區從農業增產中捐獻了一架飛機。

工人在工會的領導和號召下,認識到了努力生產就等於抗美援朝,在加緊進行工業生產的同時,紛紛訂立愛國生產公約,湧現出一批優秀模範。馬恆昌是這批勞模中的平凡一員,他在1951年發出進行“愛國生產競賽”的號召。馬恆昌小組共收到全國各地1.8萬個生產挑戰,極大地鼓舞了工人的生產熱情。馬恆昌小組的挑戰也得到了新疆工人們的響應。迪化市的機器廠、電信局、八一印刷工人都自發地向馬恆昌小組應戰,並提出深入與持久的開展愛國主義生產競賽。隨後,迪化市的各個工廠對愛國生產競賽做了佈置,着重建立檢查制度,提高產量和質量。十月汽車修配廠一年中為國家節約36億多元舊人民幣。

踴躍捐款事蹟感人

1951年8月5日,中共中央新疆分局作出《關於新疆捐獻三十架飛機任務的決定》。城鄉各族人民熱烈響應,農業區普遍訂立愛國公約,各地開展愛國增產運動,並廣泛進行捐獻款物購買武器的活動。在捐獻活動中,各族人民羣眾表現出空前的愛國主義熱情。全省捐獻武器款物摺合人民幣約560萬元,超額完成原定捐獻30架飛機、6門大炮的任務。僅伊犁、塔城、阿山(今阿勒泰)三個專區就捐獻羊6萬餘隻,牛3000餘頭,馬1600匹。許多婦女當場摘下金銀首飾捐獻,不少牧民獻出了視為生命的槍支。在綏來(今瑪納斯)、迪化、景化(今呼圖壁)等縣的哈薩克族牧區中,開展了愛國繳槍運動,牧民們僅用十天就捐獻了1210支長短槍,24400發子彈。同時,在哈密有1萬餘人踴躍獻交武器,共交出機槍三挺、各種步槍598支,子彈18000餘發及望遠鏡60副,紛紛要求把這些武器送到志願軍手中。

迪化市維吾爾族百歲老人古爾尼莎汗將拾麥穗、紡線、撿廢紙的微薄收入全部捐獻。蒙古族愛國宗教人士攜帶20個元寶和5兩黃金,從千里之外的和豐縣趕到迪化捐獻。哈薩克族著名愛國人士巴什拜·雀拉克,捐贈了一架戰鬥機。他是新疆塔城地區裕民縣人,知名工商實業家,解放後曾出任新疆塔城地區第一任行署專員。巴什拜·雀拉克一向急公好義,熱心公益事業,他曾經先後捐建過巴什拜大橋、巴什拜電廠、巴什拜學校等,抗日戰爭時就捐獻過一架戰鬥機,在當時引起巨大轟動,抗美援朝時又再次捐獻飛機,被傳為佳話。

在焉耆專區,至1951年10月底,僅和靜縣就捐槍114支、子彈400發、馬600餘匹、牛20頭、羊400餘隻。許多喇嘛等宗教人士也主動捐款。巴音布魯克區胡纏庫熱捐黃金、白銀各100兩。全地區共捐12.56億元舊人民幣及金銀1000多兩。

尉犁縣牧民塔裏甫·艾山,他出生在一個生活殷實的牧民家庭。1951年,全縣開展抗美援朝羣眾性捐獻活動,他看到那些家境貧寒的人家都紛紛有衣捐衣、有物捐物、有力出力,還有一些維吾爾族青年報名參加志願軍,使他深受感動。他一口氣跑到正在召開的縣第四次各族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上大聲宣佈:“我塔裏甫堅決聽共產黨的號召,為抗美援朝捐獻200只羊、20頭牛、2匹馬!”他精心挑選上好的牲畜送到鄉里,説:“這是我對抗美援朝盡的一點力量。”這件事當時傳遍了天山南北。1953年10月,塔裏甫·艾山作為新疆的少數民族代表團成員到北京參觀國慶觀禮活動,受到了毛澤東主席的接見。塔裏甫·艾山還參加了中國人民赴朝慰問團,彭德懷司令員接見了他。

澤普縣二區一鄉四村農民帕塔木汗靠日夜紡線,掙得328700元(舊人民幣),她高興地穿上自己最好的衣服,跑了兩裏多路,把錢交給區抗美援朝分會,長吁一口氣説:“這下我才心定了。”巴楚縣一區四鄉農民艾力汗巴依捐獻銀元1000兩,羊300只,他説:“我雖然成分高一點,但愛國是每個人義不容辭的責任。”

阿克蘇有的幹部捐全薪,有的長期捐款捐糧。沙雅縣的機關幹部木合買提堅持每月捐款,支持抗美援朝戰爭,直到趕走美帝、朝鮮解放為止;庫車縣商人買買提·哈生木捐銀1800兩,帕拉提阿訇一次捐銀1015兩。截至1951年9月底,阿克蘇全區共捐獻新疆銀元券339.33萬元(摺合當時人民幣值11.88億元),銀元4.05萬元,購買一架戰鬥機都綽綽有餘。

僅1951年6-8月,喀什、莎車兩專區就有600餘名青年要求參軍,到朝鮮戰場上去抗擊美帝國主義的侵略。廣大人民羣眾兩次捐款,共募集現金46多億元(舊人民幣),購買戰鬥機3架、高射炮3門,支援抗美援朝前線。

1953年7月27日,朝鮮戰爭結束,中國人民抗美援朝取得了偉大勝利。新疆歷時三年的抗美援朝運動,是新疆各族人民在中國共產黨領導下所進行的一場愛國主義偉大實踐,它使各族人民經受到一次深刻而生動的愛國主義教育。各族人民的政治覺悟和愛國熱情得到提高,中華民族的自尊心和自信心得以增強,各民族各階層的愛國統一戰線進一步擴大,民族團結進一步加強,新生的人民政權和祖國邊防得到鞏固。對於當時開展的鎮壓反革命的“三反”“五反”、減租反霸和土地改革運動,對於恢復國民經濟都起到巨大的推動作用。同時也使新疆人民深深感到新疆的命運是和偉大祖國的命運以及世界的和平進步是緊緊連在一起的。

(作者單位:自治區黨委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新疆各族人民在抗美援朝運動中的貢獻-崑崙網—新疆黨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