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人物長廊
  5. 詳情

甘祖昌:滿腔赤誠灑邊疆的農民將軍

日期:2020-11-06
來源:古娜
【香港誠信物流】

在新中國開國將軍中,堅決要求回鄉當農民的不多,甘祖昌就是其中之一。甘祖昌,1905年3月出生在江西省蓮花縣坊樓鄉橋頭村(現沿背村)一貧苦家庭。1927年7月經方誌敏引領參加革命,同年8月加入中國共產黨。抗日戰爭爆發後,甘祖昌所在部隊被改編為八路軍第一二○師三五九旅。甘祖昌任旅供給部軍需科科長,奔赴抗日最前線。1939年初,國民黨封鎖陝甘寧邊區,中央將三五九旅從前線調回陝北,一面執行保衞黨中央的任務,一面進行大生產。當時,組織上交給甘祖昌的任務是負責領導修械所、紡織廠、鞋襪廠等軍需工廠。在一無原料、二無廠房、三無工人的情況下,甘祖昌克服重重困難辦起了紡織廠,在短期內解決了全旅l萬多人的穿衣問題。由於甘祖昌工作成績顯著,1941年他被提升為三五九旅供給部副部長。1941年冬,甘祖昌隨三五九旅進駐南泥灣,開展大生產運動。經過艱苦努力,部隊做到了“自己動手,豐衣足食”。1947年,他調二縱隊後勤部工作,參加瞭解放大西北戰役。1949年調任一兵團後勤部部長,進軍新疆。新疆和平解放後,甘祖昌歷任新疆軍區後勤部副部長兼供給處處長,兼財務處處長,新疆軍區後勤部部長。1955年授予少將軍銜。甘祖昌將軍雖然僅在新疆工作生活了7年,卻為駐疆部隊的後勤保障以及新疆的社會主義革命和建設事業作出了重要貢獻。今天,他的事蹟依然被新疆各族軍民廣為傳誦。

一、巧妙解決口糧問題

10萬大軍進疆,軍糧如何解決?靠內地供應,沒有運輸工具,遠水不解近渴。王震同意了甘祖昌提出的派人到全疆摸情況的建議。甘祖昌把後勤人員分成4個組,走遍了戈壁牧場。20多天後,各組陸續歸來,彙總調查情況。甘祖昌向王震彙報:羣眾把糧食埋在地窖中,不給反動派吃。原因是國民黨政府不收他們的羊毛,牧民們沒錢買鹽和茶葉。甘祖昌提出就地借購、換糧的辦法:一是向巴依(指地主)借糧;二是以貨易貨,用茶葉、布匹與老百姓換糧。這個辦法得到王震等軍區首長首肯,軍區很快就派出400人的購糧隊進駐北疆的沙灣、綏來(今瑪納斯)、景化(今呼圖壁)、阜康、吉木薩爾、奇台等地,徵糧562萬公斤,換糧100萬公斤。甘祖昌還專門從蘇聯購進500輛載重汽車,承擔從南疆產糧區往北疆調運糧食的運輸重任。甘祖昌把後勤人員分成很多小組,用銀元、人民幣和日用品收購牧民的羊毛。牧民們發現他們用同等羊毛換得的實物,比國民黨統治時多一兩倍,於是便紛紛拿出糧食來換日用品。這樣,不但順利解決了10萬大軍的口糧問題,而且密切了人民軍隊和新疆各族人民之間的關係。

和平解放之初,新疆地方的糧食供求矛盾更加突出。儘管新疆軍區後勤部想方設法,甚至從外省購進,但駐疆部隊仍一度面臨着斷糧的威脅。為此甘祖昌經請示王震同意後,將市民不習慣食用的高粱面全部按市場銷售價收購,然後分撥給軍區司、政、後機關和軍區直屬部隊食用,同時將已供應部隊的僅有的麪粉,全部收回上交迪化(今烏魯木齊)糧食部門,向市民銷售,由此緩解了市民供應的燃眉之急,贏得了民心。通過上述一系列努力,初步穩定了全疆的糧食市場,保障了駐疆部隊和新疆各族人民的糧食供應,使一些敵特、反動分子“只要控制了糧食,就能置共產黨於死地”的幻想終於破滅。

二、開展大生產運動

駐疆人民解放軍是一支久經征戰的英雄部隊,其中二軍五師的前身就是享譽全軍全國的八路軍一二○師三五九旅,王震時任旅長,甘祖昌時任供給部副部長。1949年10月,中國人民解放軍第一兵團第二軍、第六軍兩支雄師勁旅進軍新疆,年底與國民黨起義部隊、三區民族軍在新疆省會迪化市勝利會師,成立新疆軍區,駐疆所有部隊實現完全統一指揮。當時駐疆人民解放軍包括第二軍、第六軍,和平起義改編的第二十二兵團,三區民族軍整編的第五軍,員額達二十萬。部隊擔負着醫治戰爭創傷,穩定社會大局,鞏固人民政權,保衞和平解放的勝利果實,紓解民生之苦,建設新新疆的任務。

解放初,新疆軍區後勤部副部長甘祖昌總是乘坐飛機,每月從迪化到北京往返一次,將中央支援新疆的銀圓運回來,以保障部隊的各項開支。周恩來總理語重心長地對赴京求援的甘祖昌説:“人民解放軍要長期駐守邊疆,保衞邊疆,靠別人吃飯,自己不生產糧食是不行的。”甘祖昌望着那一箱箱從中央銀庫裏來的銀圓時,想着如何儘快擺脱這種吃“皇糧”的被動局面。

中央對此早有考慮。1949年10月,朱德總司令給王震寫信指出:今後你們以生產為保持軍隊生活,明春即發動是最重要的事。新疆地廣人稀,不能供應此大軍,解放軍、起義軍、民族軍,將來在短期內還有民兵自衞隊等等,如不提倡生產,將不能生存,更不能維持秩序。1949年12月,毛澤東主席發出《關於1950年軍隊參加生產建設工作的指示》,號召全軍“除繼續作戰和服勤務者外,應當負擔一部分生產任務,使我人民解放軍不僅是一支國防軍,而且還是一支生產軍,籍以協同全國人民克服長期戰爭所遺留下來的困難,加速新民主主義的經濟建設。”強調“人民解放軍參加生產,不是臨時的,應從長期建設的觀點出發。”

貫徹執行黨中央、毛主席關於軍隊參加生產建設工作的指示,為妥善解決新疆駐軍的吃飯問題,站穩腳跟,指明瞭方向。1950年1月16日,王震在新疆省財經委員會作了《新疆軍區生產建設工作的方針與任務》的報告,動員駐疆人民解放軍一面守衞祖國邊防,警衞新疆全境,肅清土匪特務,嚴防間諜和反革命分子的陰謀破壞,加強訓練;一面從事生產建設,克服財政困難,減輕國家和人民的負擔,改善部隊生活。確定首先發展農業生產,依靠全體官兵親手勞動開墾土地,就地取得生活資料。21日,新疆軍區發佈大生產命令“要求全體軍人,一律參加生產勞動,不得有任何軍人站在勞動生產建設戰線之外。”“全新疆部隊19萬3千人,除擔任祖國邊防警衞和城市衞戍勤務者,緇重汽車兵團,挽馬、駱駝及運輸等部隊,軍工部工廠職工外,必鬚髮動11萬人到開墾種地的農業生產戰線上去。”

二軍、六軍各部於1950年3月分別全部進入各自位於南疆、北疆駐防地區生產點,二十二兵團二十五師、二十六師2至4月初陸續抵達沙灣、小拐、綏來、景化等地生產點,二十七師分別在拜城、和靜、焉耆等地生產點,騎七師在綏來生產點,騎八師在莎車生產點,九軍軍直原定由喀什開赴焉耆生產,因焉耆土地資源有限遂改赴景化。由此,新疆國民經濟恢復時期一場持續數年、轟轟烈烈、艱苦卓絕而又成就輝煌的軍隊大生產運動正式拉開帷幕。駐疆人民解放軍指戰員一手拿槍,一手拿鎬,積極投入大生產,十萬大軍規模空前的大生產運動構成解放初期天山南北一道亮麗的風景線。1950年,當年大生產運動就獲得豐碩的成果,全軍開荒83萬多畝,收穫糧食3250萬公斤,棉花33.5萬公斤,油料186萬公斤,瓜菜2254萬公斤,造林1065畝,年終牲畜存欄16.6萬頭。生產的糧食可自給7個月,油料蔬菜全部實現自給。

進疆後的第一個金秋季節,各部隊駐地呈現出一派豐收景象。各營連都是糧食滿倉,牛羊雞鴨成羣,菜園裏一片葱綠,西瓜、哈密瓜已經成了戰士們飯後不可少的食品,部隊的生活得到了較大的改善,彷彿又回到了當年的南泥灣。

三、節衣縮食度難關

駐疆部隊在開展農業大生產運動的同時,還節衣縮食,積累資金,自己動手,着手興建新疆歷史上第一批現代工業企業。為了籌集資金,1950年4月,軍區後勤部、財務部和供給部等部門召開有關負責人蔘加的聯合辦公會議。會議首先由甘祖昌彙報,他提出:需要勤儉辦一切事業,節省為本,儘量使用有限的軍費發揮出最大的作用,全面實行節衣縮食的‘縮減法’:除了糧食執行軍區已經規定的節約指標外,被服也要實行節約。改變軍服制式,軍衣口袋4個改為2個,襯衣領子上的翻領去掉;鞋子、帽子不用裏子,能繼續戴的就不發新的。這樣,按20萬件計,襯衣節約布10萬尺,單衣節約布30萬尺,合計40萬尺,每尺以最低價按第二套人民幣0.2元計,總計可節約折款達8萬元。然後,加上節約的口糧、菜金、馬秣和雜支、辦公等項經費,總計人民幣1800萬元。全疆部隊人均節約91.2元,可存入合作社,作為發展資金和個人家務(股金)。這個提議得到通過。

隨後,廣大指戰員響應軍區的號召,每人從節省一套衣服、一頂帽子做起,一點一滴籌集經濟建設資金。八一面粉廠就是以駐疆部隊全體指戰員每人節約一頂帽子省出來的經費建成的。1950年冬,部隊連續4個月未發餉,有的部隊連菜金都未領取,銖積寸累,把10多萬官兵節省下來的軍費,投入軍人合作社作為建設資金。到1951年底,90%的軍人蔘加了投資,這些投資的80%被用於工業建設。

四、多次申請回鄉務農

正當甘祖昌為建設新疆日夜奮戰的時候,敵人的魔掌卻暗中向他伸了過來。1952年春,他到郊區檢查工作,途經一座30餘米長的木橋,由於橋板被歹徒鋸斷,甘祖昌乘坐的車子翻到河裏,甘祖昌身負重傷。經過一個多月的精心治療,他外傷痊癒,卻留下了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1953年以後,甘祖昌的腦震盪後遺症越來越嚴重,經常昏倒,1954年到廬山療養治病,仍不見好轉。1955年他被授予少將軍銜。在授銜儀式上,他穿着將軍服,神采奕奕,但回家後卻對妻子龔全珍説:“我做的工作太少了,組織上給我的榮譽和地位太高了!”此後,他不止一次向組織上寫報告:“我自1952年跌傷後,患了嚴重的腦震盪後遺症,不能再做領導工作了。但是我的手腳還是好的,請求組織上批准我回江西農村去,我願為建設社會主義新農村做貢獻。”當時,他的請求沒被批准,1957年他又一次寫申請,這年恰逢總政治部副主任蕭華到新疆檢查工作,他當面向蕭華提出申請。最終,組織上批准了他的回鄉請求。甘祖昌回到家鄉務農後,不辭辛苦地領着鄉親們修水庫,建電站,架橋樑,改造紅壤田。甘祖昌白天參加勘測、設計,晚上還鑽研農業科技。他回鄉後,組織上照發給他薪金,他把絕大部分收入都用來為家鄉修水利,建電站,為家鄉的經濟發展作出了不朽的貢獻。

甘祖昌回鄉29年,一直堅持與疾病做頑強的鬥爭。經過十幾個寒暑的鍛鍊,腦子裏淤血消散,腦震盪後遺症竟奇蹟般地痊癒了。1985年10月,甘祖昌病重,蓮花縣醫院立即組織搶救。住院期間,新疆軍區派人前去慰問,提出為甘祖昌在南昌蓋房子,讓他到南昌定居,甘祖昌搖搖頭説:“感謝組織上和同志們對我的關心,我已經80多歲了,還蓋房子幹什麼?為國家節省點開支吧。”1986年春節過後,甘祖昌還惦記着農業生產,叮囑家人要繼續用他的工資買化肥農藥,支援農業,不要花國家的錢蓋房子。3月28日,甘祖昌這位為中國革命事業奮鬥一生的老戰士,停止了呼吸,走完了他從農民到將軍、又從將軍到農民的全部戰鬥歷程。一個鐵盒子便是他留給妻子和兒女唯一的遺產,裏面用紅布包着3枚閃亮的勳章,那是1955年他榮獲的1枚二級八一勳章、1枚二級獨立自由勳章、1枚二級解放勳章。

1975年4月18日,《人民日報》以《萬里征途不歇腳——記紅軍老戰士、共產黨員甘祖昌》為題,對甘祖昌先進事蹟進行了報道。1977年,該文被選入江西省初中《語文》課本。2013年9月26日,習近平總書記在會見第四屆全國道德模範甘祖昌將軍的夫人龔全珍時説:“甘祖昌是我們共和國的開國將軍,江西籍的老紅軍。新中國成立後,他當了將軍,但是他堅持回家當農民。我當小學生時就有這篇課文,內容就是將軍當農民,我們深受影響。”“我們要弘揚這種艱苦奮鬥精神,不僅我們這代人要傳承,我們的下一代也要弘揚,要一代一代傳承下去。”2018年2月5日晚,以新疆軍區後勤部部長甘祖昌和夫人龔全珍的故事為素材創作的電視連續劇《初心》,在中央電視台一套黃金劇場開播。

將軍雖然遠去,但精神長存於新疆及全國人民心中。

(作者單位:自治區黨委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甘祖昌:滿腔赤誠灑邊疆的農民將軍-崑崙網—新疆黨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