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人物長廊
  5. 詳情

譚善和將軍的新疆情

日期:2021-01-11
來源:熊坤靜
【香港誠信物流】

譚善和將軍1929年參加革命,1931年加入中國共產黨,1955年被授予少將軍銜。曾兩度來新疆工作,足跡遍及天山南北,為新疆的經濟社會、民族團結等各項事業的繁榮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首次來疆狠抓工交

早在20世紀60年代初,作為軍委工程兵司令部參謀長的譚善和,就來過新疆。當時,中印邊境自衞反擊戰一觸即發,西藏、新疆邊防部隊接到中央軍委關於反擊作戰的命令後,迅速部署兵力,進行緊張的戰前準備,以迎擊印度軍隊的大規模進攻。在此背景下,他奉人民解放軍總參謀長羅瑞卿的委派,趕赴新疆喀喇崑崙山區,在海拔四五千米的高原上認真踏勘了中印邊境西段的陣地。隨後,他又參與指揮了工程兵部隊在新疆實施的特種工程建設。

“文革”期間,譚善和橫遭林彪、“四人幫”打擊迫害,直至1973年才重新工作。1974年年初,他調任新疆軍區副司令員。當時,根據新疆交通不暢、生產癱瘓和邊防建設薄弱的情況,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和軍區黨委分工他一手抓軍區的邊防工程建設,一手抓自治區的工業交通生產。這天,軍區司令員、自治區黨委第二書記楊勇找譚善和談話,詳細地向他介紹了新疆的情況之後説:“你的主要任務是分管軍區的後勤工作。但是,現在自治區工業交通系統的工作上不去,你也要集中精力把工交抓一下。眼下和田地區很亂,問題多,困難大,糧食、日用品供應不上,要趕快想辦法。你到那裏去一趟做些調查研究,弄清情況,提出具體意見。我們要盡最大努力,千萬不能餓死人……”

譚善和領命後,就帶着幾位同志飛赴和田。他調查瞭解到,在“文革”前,和田地區工農業生產發展較快,人民生活安定。該地區作為瓜果之鄉和新疆的糧倉之一,在我國三年自然災害期間,曾給山東、甘肅、天津等省市調去300多萬公斤糧食,甚至還把受災嚴重的甘肅省農村的大批孤兒接到當地撫養,為祖國這個大家庭分了憂、解了難。而眼下,卻是商店關門、工廠停工、農田荒蕪、滿目淒涼的景象。當時,因和田地區武鬥頻發,許多領導幹部遭迫害靠邊站,已陷入全面動亂之中,故農業生產無人抓,糧食嚴重不足,到了吃庫存糧的地步,以致庫存糧急劇減少,全地區人民面臨着斷糧的危險。與此同時,日用品奇缺,樹木大量被砍伐,嚴重破壞了生態。全地區工、農、牧、林業以及遭破壞的水利工程設施,損失高達4億多元。

返回烏魯木齊後,譚善和及時將和田地區的情況向楊勇作了彙報。楊勇説:“當務之急,是馬上組織運輸力量,抓緊調運糧食和日用品。還是那句老話,不能餓死人。”接着,他與譚善和研究瞭如何組織運輸隊伍的問題,並讓譚善和立即向自治區黨委第一書記賽福鼎·艾則孜彙報。

隨後,譚善和便打電話給在內地出差的賽福鼎·艾則孜書記,向他簡要彙報了和田地區糧食短缺等情況和自治區黨委準備採取的措施。賽福鼎·艾則孜對此非常重視,他説:“現在是深冬時節,羣眾沒有烤火燃料,工業上沒有煤,除了運糧和日用品,還要設法解決燃料問題。”根據這個意見,譚善和一行立即趕赴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和喀什地區交界處,實地察看了煤礦的開採情況,發現那些由社隊經營的煤礦雖小,但還在正常開採。於是,他決定組織車輛把此處的煤就近運往和田。

回到烏魯木齊後,譚善和立即組織運力。根據自治區黨委的決定,由自治區所屬幾個運輸公司和新疆軍區抽調的兩個汽車團,共2000多輛車來擔負這項任務。鑑於當時地方運輸單位職工的對立情緒尚未完全消除,為了保證完成運輸任務,他在自治區交通廳領導的陪同下,深入各運輸單位檢查準備工作情況,並對職工進行了思想動員,激發了大家的工作熱情。

在給和田地區調撥的糧食中,除了少量來自伊犁、塔城等地,經天山戰備公路運往和田外,其它大部分是先用火車從內地運到吐魯番站,然後再用汽車運到和田地區各縣的。根據烏魯木齊至和田運距長達1800公里,且路況又不好,往返一次要十多天的實際情況,為了解決汽車在途中加油這一難題,譚善和等人想了個辦法,在運糧過程中,每3輛汽車編成一個小組,其中兩輛裝糧食,一輛專門拉汽油。全體運輸人員冬頂風雪,夏冒酷暑,風餐露宿,在一年多的時間裏,共運糧食35000噸,另外還有大批其它物資。後來,因有大批日用品和藥品急需趕運,僅靠汽車難以勝任。譚善和遂向楊勇提出建議,除了汽車運輸外,可否向黨中央、中央軍委請求派飛機。楊勇完全同意這個意見,要求譚善和立即向主持軍委日常工作的中共中央副主席葉劍英以及國務院副總理李先念提出請示。恰逢李先念副總理出國訪問在烏魯木齊作短暫停留,於是譚善和趕赴李先念副總理所住的賓館,提出了關於中央派飛機幫助新疆往和田運糧的請求。李先念副總理指示説:“要把這件事抓緊,特別是糧食和日用品,要趕快運,保障羣眾生活。這是關係到民族團結的大事情,各級領導都不能馬虎。”不久,經葉劍英副主席和李先念副總理批准,給新疆調來兩架波音707飛機,專門往和田運糧食、日用品等。由於飛機運量大,速度快,按原計劃運一個月就可以了。但在“四人幫”的大肆干擾下,和田地區的工農業生產大幅度下降,自治區只好再次向中央請求繼續用飛機運下去,一直運到1975年春。由於譚善和多方努力,全疆工交戰線出現了前所未有的好局面,對安定邊疆恢復生產起到了積極的作用。

為了貫徹毛澤東主席關於“要搞活天山”的指示,黨中央和中央軍委於1973年7月27日決定調鐵道兵和工程兵進新疆修建南疆鐵路和天山公路。這兩項重大工程土石方量大,施工條件差,困難特別多,任務很艱鉅。當時作為“兩路”建設領導小組組長的譚善和,雖已年近花甲,卻老當益壯,仍像當年率部修建康藏公路時一樣,馬不停蹄深入天山勘察現場。因原先的鐵路段選線不理想,需要重新勘察,他或騎馬、或步行,翻山越嶺,帶領技術人員深入實地踏勘。在作勘察結論時,他非常尊重知識分子的意見,對工程技術上的重大問題從不自作主張,而是讓大家各抒己見,經過反覆比較,選擇最佳方案再定點選線。鐵道兵先期入疆,他在組織部隊有序開進施工現場的同時,又深入到駐軍連隊和駐地政府,向其大力宣傳南疆鐵路交通建設對於促進新疆經濟發展和戰備工作的重大意義,以促使他們積極支持南疆鐵路建設。他嚴格要求參加施工的鐵道兵部隊要認真貫徹執行黨的民族政策,尊重當地各民族的風俗習慣,積極為地方百姓多做好事,以實際行動加強民族團結,爭做民族團結的模範。由於參加南疆鐵路建設施工的部隊人數眾多,由當地政府負責供應的生活物資往往不及時,譚善和便親赴自治區有關廳局和施工部隊所在的地區、縣做耐心細緻的工作,勸説他們多為施工部隊提供支持和幫助。這樣一來,施工部隊的生活供應有所改善,從而保障了南疆鐵路施工的正常進行。

與此同時,譚善和又帶領工程兵部隊趕赴天山公路北段、中段和南段,並組織陸軍部隊和新疆生產建設兵團民工開進工地安營紮寨。要確保天山公路四季通車,天山公路鐵力買提達坂路段必須解決冬季抗風雪的難題,為此他率領工程技術人員爬山數十公里,吃乾糧住帳篷,到實地勘察對比,最後決定採取在達坂一段路上修建防雪走廊的辦法,從而保障了汽車冬季通行。天山公路破土動工後,他經常深入施工工地現場辦公,發現問題及時解決,使工程進展很快。

1975年7月,譚善和奉調離開新疆之際,還指示工程建設指揮部的同志抓緊工期確保質量,把南疆鐵路和天山公路都建設好。他赴京就任軍委工程兵司令員後,還多次聽取新疆軍區有關南疆鐵路和天山公路建設的情況彙報,作出指示或提出建議,直到公路、鐵路均建成通車時才放心。

二度進疆擔當重任

1983年10月,譚善和奉調二度進疆,被任命為烏魯木齊軍區政治委員、軍區黨委書記。他上任伊始,按照中央軍委的部署,集中精力狠抓軍區機關的整黨工作。為了處理好整黨與為部隊服務保障訓練的關係,把整黨工作搞得紮實有效不走過場,使每個黨員都受到教育,他把機關幹部分成兩班人馬,一部分堅持機關正常工作,一分部抽出來集中參加整黨學習班,學習中央關於整黨的有關文件和黨的基本知識。這部分人學習結束後,再返回崗位工作,另外一部分人再參加整黨學習班,從而使此次整黨做到了學習工作兩不誤、兩促進。他還多次在會上作動員講話,要求廣大黨員要理論聯繫實際,總結經驗教訓,振奮精神在今後的工作中起模範帶頭作用。在牽涉到具體問題時,要對事不對人不打棍子、不抓辮子,使大家既受到教育,又放下包袱。最終,烏魯木齊軍區機關整黨取得了較好成績,符合中央關於整黨的驗收標準,得到中央軍委肯定。

譚善和對新疆的民族團結工作一向高度重視。南疆1980年8月初發生的“高旭事件”,是駐疆解放軍戰士高旭為了保護其所在的軍用物資運輸車隊不被人攔截,在他鳴槍示警時,不慎將維吾爾族青年道班工阿皮孜·阿不都拉誤傷致死而引起的。由於別有用心者的煽動,葉城縣城部分維吾爾族羣眾以“解放軍打死了維族人”為由上街遊行,強烈要求處死高旭。9月13日,經過軍事法庭公開審理,高旭被判處死刑,立即執行。現場100餘名漢族羣眾為此憤憤不平,他們將高旭從看押人員手中搶出,試圖縱容其逃走,但被高旭拒絕了。後來,高旭被改判為有期徒刑15年。為了妥善處理好這一影響全疆安定團結的事件,譚善和親赴南疆軍區詳細瞭解事件發生的經過,分析事發的原因和責任,然後趕到事件發生的所在縣和鄉以及受害者家裏,做耐心細緻的思想工作,大力強調要維護軍民團結和民族團結,使“軍隊離不開人民羣眾,漢族離不開少數民族,少數民族也離不開漢族”的思想,成為各族軍民的共識,從而使“高旭事件”於1984年按照法律程序得到圓滿解決。

身在京城情繫新疆

1985年,譚善和退居二線,赴京就任中央顧問委員會委員。雖然身在北京,但他仍然時刻關注着新疆的各項工作,凡是與新疆有關的文件,他都看得格外仔細;凡是新疆來訪的客人,他見面時都格外親切。為了得到新疆更多的信息,他經常讓祕書到新疆駐北京辦事處借閲《新疆日報》。1988年2月,他以特邀代表的身份出席新疆軍區第七次黨代會。當他在會上了解到軍區整編後邊防部隊建設存在着一些實際困難亟待解決時,便利用休息時間找與會的各邊防團代表座談,認真瞭解有關情況。會議閉幕後,他又徵求了軍區業務部門的意見。經過深思熟慮,他以個人名義起草了一份請示,分別呈報解放軍總政治部、總參謀部和總後勤部。在該請示中,他逐條列舉了新疆邊防部隊面臨的具體困難,並提出瞭解決意見。中央軍委和三總部領導予以高度重視,很快就批轉有關部門研究辦理。

半年後,譚善和被確診為癌症,住院治療。一天,當他得知駐疆某部個別戰士違反羣眾紀律、造成了不良影響時,便對前來看望他的新疆軍區領導同志説:“還是要教育部隊學習愛民的典型,比如十二醫院的軍醫張毓華。如果全軍區的幹部、戰士都能像張毓華那樣,一心為少數民族羣眾辦實事、做好事,新疆的軍民團結和民族團結就一定能進一步增強。民族團結搞好了,新疆的大局也就穩定了。”

1989年7月,醫院為譚善和做手術切除了腎上腺腫瘤。術手身體稍有恢復,他就急切地表示:希望回新疆去看望部隊和各族羣眾。9月下旬,他應邀來到烏魯木齊,與新疆軍區指戰員、各族人民羣眾共同歡慶了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40週年。他原想再深入南、北疆的邊防部隊去看一看,終因身體情況不允許而未能成行。

1990年3月,譚善和抱病出席了黨的十三屆六中全會。期間,他從與會的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副書記、自治區主席鐵木爾·達瓦買提口中得知,新疆塔里木盆地又發現了新的藴藏量很大的油田時,不禁欣喜萬分。這年盛夏,赴京出差的新疆軍區某部政委來醫院看望老首長時,送給譚善和一幅新型的“流動沙粒鑲嵌畫”。他特意將該畫放置在病牀的案頭,時時望着畫出神。祕書好奇地問他為何如此欣賞這幅畫,他説:“因為這幅畫裏鑲嵌的沙粒不管怎麼流動,那圖形都好像新疆的景色。”9月底,當他聽到北疆鐵路(烏魯木齊—阿拉山口)勝利峻工通車的喜訊時,先是興奮,後又不無感傷地對祕書説:“解放初期我修過康藏公路和成渝公路,七四年、七五年,我當過新疆‘兩路’建設領導小組的組長,抓過天山公路和南疆鐵路的建設。可惜今天……不能為北疆鐵路出力了……”

1991年3月,譚善和病危,不時陷入昏迷狀態。當祕書向他報告了新疆維吾爾自治區第四次黨代會即將召開的消息時,他睜開了雙眼。思索了一會兒,流着淚口述了一封致大會的賀信。6月22日,他帶着對新疆的深情眷戀,病逝於北京,終年76歲。

(作者單位:自治區黨委黨史和文獻研究院)

譚善和將軍的新疆情-崑崙網—新疆黨建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