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當前位置:
  2. 首頁
  3. 黨史文獻
  4. 人物長廊
  5. 詳情

袁國祥:一生走在軍史路上

日期:2021-01-12
來源:范進軍
【香港誠信物流】


袁國祥是新疆軍區部隊的“活歷史”,是德高望重、令人敬仰的老將軍。我與袁國祥相識20多年,曾陪他上井岡山、訪問革命老前輩,並在徵集革命文物的基礎上,與他一起籌建了南疆軍區軍史館,編纂過南疆軍區有關歷史書籍,我們一同暢遊在歷史長河中,成為名副其實的“好戰友”“忘年交”。

鍥而不捨

初識袁國祥是通過那本《難忘的歷程》畫冊開始的。這本由王震將軍題寫書名的畫冊,是人民軍隊在新疆牢記根本宗旨、發揮“三隊”作用的全景記錄和生動寫照,印證着袁國祥40多年來轉戰天山南北的足跡。

新中國成立前夜,袁國祥從家鄉河西重鎮張掖參軍,在酒泉慶祝新中國成立後,加入瞭解放新疆的西進大軍。入伍前學過照相的他順理成章當了一名攝影員。出於自己對攝影的熱愛和對新疆獨有的感情,他經常上高原、下部隊、進農村、走牧區,足跡踏遍了南北疆各地,先後用鏡頭記錄瞭解放軍和平解放新疆和徒步挺進南疆時受到各族人民熱情歡迎的情景,也拍下了我軍走上帕米爾高原、守衞西藏阿里邊防,團結當地人民保衞祖國神聖領土的場面,留下了許多珍貴的邊防資料。在三年大生產運動中,他還拍攝瞭解放軍幫助各族農民翻身解放分得勝利果實、選舉村幹部、建立人民政權等具有重大歷史價值的寶貴鏡頭。

每每翻開那本畫冊,都會被其中那一幀幀真實感人的歷史瞬間所震撼,“兵出酒泉”“哈密解放”“紅旗插上喜馬拉雅”“軍墾第一犁”“投豆選村幹部”等照片承載着的滄桑鉅變歷久彌新,穿越了時光隧道愈發鮮活,至今仍受軍民讚賞。這本飽含着他對新中國美好向往、對邊疆各族人民無比熱愛、謳歌共產黨、解放軍豐功偉績的畫冊,也成為駐疆部隊傳承紅色基因、弘揚革命傳統的珍貴史料,並且在兵團乃至全疆黨史研究、紅色場館建設中廣為傳用。

袁國祥先後有千餘幅作品在《解放軍畫報》《新疆日報》《新疆解放軍》《民族畫報》等軍內外報刊上發表,給新疆留下了許多彌足珍貴的歷史影像,成為新疆有重大影響的老攝影家和名副其實的“將軍攝影家”。另外,袁國祥將軍介紹老照片故事的視頻也多次上過軍內外報紙和中央電視台,在疆內和全國引起廣泛關注。

離而不休

上世紀九十年代,我在南疆某部負責師史館建設時,曾兩次聆聽了袁國祥講他那些老照片背後的故事,後來在籌建南疆軍區軍史館的幾年中,更與年愈七旬的袁國祥一起工作。作為籌建辦公室顧問,袁國祥不僅把自己拍攝和收集到的歷史圖片毫無保留地捐獻出來,而且把家中一些文物都送進了軍史館,還幫助我們梳理了南疆軍區前身紅六軍團、三五九旅和第二軍歷史脈絡,為籌建工作的順利展開創造了條件。

難能可貴的是,他不顧自身年事已高,毅然參加走訪徵集工作,一干就是三四年,不要任何報酬。記得2001年,我隨袁國祥赴井岡山紅六軍團的誕生地走訪老紅軍、徵集文物史料,在江西蓮花縣坊樓鄉,我們在龔全珍老人陪同下,參觀了她丈夫甘祖昌將軍開墾的稻田,修建的水庫、水渠和電站,同時也拍攝了老紅軍南疆軍區副政委陳春林回鄉當農民、開墾油茶荒山、種植“紅軍林”、支援建設小學等模範事蹟。那次走訪,袁國祥帶上了他剛剛編著的《難忘征程——進軍新疆的故事》,作為“敲門磚”和紀念品,許多老首長看到後彷彿回到了戰爭年代,一下拉近了感情,贈送了珍藏多年的軍旅紀念品。那次走訪,為了節省經費,袁國祥和我同住一個房間,同坐公交車趕路,有時常在路邊小店簡單吃飯,全然看不出一個共和國將軍的“派頭”。不少會見過的老幹部子女在我們離開時還不知道他是一位將軍。

從井岡山下來後,我沿着紅六軍團西征路線再跑一趟,以收集更多史料。袁國祥則通過軍分區和省軍區協調地方公安部門,徵集了10年前被收走的老紅軍曾光明政委在抗日戰爭中使用過的德國造馬牌小手槍。他還在吉安幹休所徵集到馬燈、馬搭子和步槍、子彈等一批珍貴實物。幾年中,我們先後走訪老紅軍、老八路、老英模300多人次,行程數萬裏,足跡踏遍大半個中國,收穫了豐碩成果。2004年一座內容豐富、史料翔實的現代化軍史館矗立於南疆軍區大院中,結束了南疆軍區一直沒有軍史館的歷史,成為廣大官兵和各族羣眾開展革命傳統教育和愛國主義教育的重要場所。

筆耕不輟

袁國祥離休後,以他進軍新疆、走上邊防、解放阿里、保衞邊防拍攝的老照片和一些日記剪報為線索,先後編著了《難忘征程》《往事回眸》《阿里探祕》《雪山凱歌》《喀喇崑崙風雲錄》等軍史資料和圖片叢書,深受廣大官兵喜愛。

2005年,全軍興編軍史,我負責主編《南疆軍區史》。由於資歷淺閲歷少,加之缺少資料,困難很大。於是我建議返聘熟悉情況的袁國祥擔任編寫組顧問,我們便有了第二次“合作”。袁國祥爽快答應後,我倒猶豫了,眼前浮現出袁國祥夫人戴老師那不能走路、病情嚴重的身體。幾年前籌建軍史館,每次出差路過烏魯木齊,我都要去袁國祥家中看望戴老師,她總是問我:“他那麼忙,何時能回來?”因此,不能再讓七十多歲的袁國祥到南疆陪我們一塊兒坐班編修史書。後來,我們年輕人先撰寫初稿,完成一部分後將書稿送交袁國祥審改把關。就這樣,又是四年時間,袁國祥總是不厭其煩、認真負責地反饋相關意見。文稿成型後,他還主動牽頭多方徵求意見,審閲定稿。最終使一部50餘萬字反映南疆軍區建設發展歷程的軍史書面世,迴應了一代代戍邊將士的期待,填補了南疆軍區沒有軍史的空白。

2003年以來,袁國祥還筆耕不輟寫出了《仰止集》《敬賢集》《思齊集》《力行集》4本紀實文學作品和《往事回眸》新疆老照片系列叢書,為軍區部隊和各族羣眾進行紅色教育提供了通俗易懂的精神食糧。

2004年初冬一天上午,我正在醫院照顧剛剛分娩的妻子,袁國祥得知喜訊後,帶着鮮花和他的新書來到醫院。打那以後,他每出新書都會徵求我的意見,第一時間送給我,分享他的成果。2009年,袁國祥查出患上了癌症,他在北京301醫院診治後,謝絕醫生放療的建議,急忙返回新疆投入他新書編寫之中。我知道,他是要同時間賽跑。我曾一再勸説袁國祥:您年紀大了,就別再那麼拼命了。可袁國祥就是閒不住,他對我説:我身體還不錯,想在有生之年多替革命前輩和老戰友代言,把自己知道的一些先進事蹟,儘量寫出來,不然問心有愧。

初心不改

袁國祥從17歲參軍拿起相機開始,到如今已近九旬高齡,仍然孜孜不息地弘揚革命傳統、書寫奮鬥歷程,為黨歌功頌德,為人民軍隊樹碑立傳,為新疆繁榮穩定和強軍事業發揮自己的餘熱。上世紀九十年代初,他在喀什、烏魯木齊等地舉辦過攝影展覽,在社會上引起強烈反響,許多老百姓和年輕人是從影展中認識到中國共產黨的偉大和解放軍一心為民做好事的本色。2012年,袁國祥將他的作品無償捐贈給新疆軍區檔案館,檔案館專門建立了袁國祥老照片專櫃和數字圖片庫,從而方便了各部隊查詢,更好發揮存史育人作用。

在建軍90週年和新中國成立暨人民解放軍進疆70週年之際,袁國祥在烏魯木齊舉辦了“難忘的征程、凝固的歷史——新疆珍貴老照片展覽”,接着在天山南北進行巡迴展覽,他親自為照片作講解,再次引起廣大軍民強烈反響。離休20多年,袁國祥將軍曾向軍內指戰員和地方機關學校,作報告百餘次,離休後七上阿里高原,受到了廣大軍民和青少年的熱烈歡迎。他被自治區、全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和精神文明委員會評為“先進工作者”。袁國祥雖不富有,但兩次榮立三等功,榮獲“解放功勳榮譽章”和“喀喇崑崙衞士獎章”,先後被表彰為蘭州軍區“先進離退休幹部”、新疆軍區“十佳離退休幹部”。2019年,又被中共中央組織部表彰為“全國離退休幹部先進個人”。

擎旗自有後來人,一代人有一代人的擔當。袁國祥從跟隨王震進軍新疆開始,在祖國西北邊陲戰鬥、工作、生活了70個春秋。他初心不改、壯心不已,數十年如一日,在傳播黨的聲音、謳歌新時代的精神高地上春華秋實、默默耕耘,他是那樣的熱愛這塊土地、熱愛這裏的人民、熱愛人民軍隊。也讓我不禁感慨,作為後來人,一定要當好紅色歷史的“火炬手”,把袁國祥的這種精神一代代傳下去,書寫好新時代人民軍隊穩疆興疆、強邊固防的新篇章。

(作者單位:新疆軍區政治工作部)

袁國祥:一生走在軍史路上-崑崙網—新疆黨建網